淑女王冠
您當前所在的位置》每日微信摘要

瘋狂的事,也可以有美好的結局

2019-9-24 11:16:38 來源:意林雜志 作者:匿名 點擊:1334


1

給一個陌生人寫信,是我們高中時候做過的最瘋狂的事,可是沒想到,瘋狂的事也可以有一個美好的結局。高中那會兒,我的同桌孫小鵬,因為矮小、瘦弱、老實,常常受欺負。我們后桌有個個子高、身體壯的男生叫大松,就最喜歡在孫小鵬后背練化骨綿掌,孫小鵬后背常被拍得生疼,可是迫于大松的強悍,敢怒不敢言。

大松體格健壯,最大的夢想是當個軍人。他有個當過兵的表哥,轉業后在我們學校所在的片區派出所上班。有一次大松高大英武的表哥到我們學校來宣傳普法知識,大松跟在他身后,一副趾高氣揚的架勢,之后在孫小鵬后背練掌更是肆無忌憚了。

終于有一天,孫小鵬對大松的欺負忍無可忍了。那個課間,當大松第六次將雙手拍到孫小鵬背上的時候,他騰地一下站起來,轉身對大松吼道:“拳頭硬了不起呀,有個當過兵的表哥了不起呀!告訴你,我堂哥也在當兵,還是軍校高才生,比你表哥厲害多了。”

“呵呵,證據呢?”大松不信。

“我可以做證。”我早就看不慣大松的囂張氣焰,于是幫孫小鵬做證,“我跟孫小鵬住一個小區,我知道他有個堂哥在軍校”。

大松將信將疑,沖著孫小鵬說:“那你說,你哥叫什么?”

孫小鵬一不做二不休,說:“叫……孫大鵬。”他說完還煞有介事地從書包里取出一封信,“這是我寫給我哥的信,放學就去寄。”

那天放學后,大松跟在他后面走向學校外面的郵筒,親眼看著孫小鵬把那封寫著“××軍校孫大鵬收”的信投了進去。

因為大松特別崇拜軍人,所以聽說這事兒之后對孫小鵬的欺負收斂了一些。

我知道孫小鵬其實沒有什么堂哥,那天他是被逼急了才編了這個謊。可是孫小鵬卻對這個謊言認真起來,此后的每一周,他都會寫一封信,在信封上鄭重寫上“××軍校孫大鵬收”投出去。他當然從來沒有收到過回信,但是奇怪的是,信也沒有被退回來過。

沒人的時候,我勸他:“別寫了,浪費筆墨。”

孫小鵬卻很堅定,信依然每周都寫,而且越寫越長。

孫小鵬說,他每次寫信的時候,都覺得特別幸福。

2

整整一學期,給并不存在的孫大鵬寄信,成為我和孫小鵬共同的樂事。后來發展到我也開始給孫大鵬寫信,我在信里告訴“孫大鵬”,孫小鵬是如何期待有一個哥哥,如果世界上,真有一個“孫大鵬”該多好。我寫的信,和孫小鵬的信一樣,既沒有收到回信,也沒有被退回來。

一學期快結束的時候,大松想起了這事兒,就問孫小鵬:“哎,我看你成天去寄信,怎么沒見你收到過一封回信,你究竟有沒有這樣一個堂哥呀?”

“有,當然有。”孫小鵬辯解著,卻有些底氣不足。

“那你拿他的回信給我們看看唄。”大松說,“放心,我不看內容,只要看看信封和郵戳就可以了。”

那天我和孫小鵬又去寄信,我們在信里傾訴了我們的苦惱。“如果世界上真的有一個孫大鵬,該有多好呀!”我們都在信中這樣寫道。

一周之后,孫小鵬意外地收到了一封信,落款是“××軍校孫大鵬”,信封上真的有那個軍校所在城市的郵戳。

我和孫小鵬都驚呆了,他打開信的時候手都是抖的。

那封信中寫道:

小鵬,還有小鵬可愛的同桌,你們好!

不好意思,作為一個陌生人的我,拆了你們的信,而且后來一直在收你們的信。

我名字叫孫鵬,是軍校的新生。小鵬的信寄來的時候,送信的人以為是給我的,就送了過來。拆開信,我才發現這信是小鵬寫給幻想中的哥哥的。我想,信如果退回去,也許小鵬會失望吧,于是就一封一封地收了這些信。

后來,每周收信成為我的習慣和我心中的期待。

但作為一個陌生的拆信人,我不知道應該怎樣回復你們,所以一直都沒有回信。

今天收到了你們的信,看到了你們的苦惱,我終于決定給你們寫封回信。

小鵬,我想問你,愿意當我的弟弟嗎?你說你想象中的哥哥高大威猛,是個硬漢形象,可是我還是個新兵,不夠強悍,不夠威武。

我附上了一張照片,不知道我的形象符不符合小鵬心中哥哥的形象。

我們拿出信中夾著的照片。照片上有個高個子的年輕人,白凈的面龐,看上去比我們想象中的“孫大鵬”斯文很多,他微笑著,笑容略帶羞澀,又非常溫暖。

我問孫小鵬:“他符合你心目中哥哥的形象嗎?”

孫小鵬使勁兒地點頭。

我們給大松看信封上的落款和郵戳的時候,大松臉上微微有些詫異,后來看得出,他的眼神里也帶了羨慕。

后來我們再寫信的時候,把收信人的名字改成了“孫鵬”。

孫鵬經常給我們回信,講述他在部隊的生活,鼓勵小鵬多鍛煉,說沒準哪天小鵬如愿成為軍人,他們會在軍校相逢。他還寄給我們他用子彈殼親手做的小玩意兒,我們愛不釋手。

高中畢業的時候,孫小鵬沒有考上軍校,大松也沒有。他們在畢業分別時握手言和,相約以后都做個硬漢。

沒有考取軍校的孫小鵬并沒有太失落,因為他有一個在軍校的“哥哥”,這個哥哥會給他講述軍人的經歷,讓他看到了另一種人生。而那個哥哥,不再是一個陌生人,他們的緣分也會是天長地久的。

給一個陌生人寫信,是我們高中時候做過的最瘋狂的事,可是沒想到,瘋狂的事也可以有一個美好的結局。

幸运28计划精准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