淑女王冠
您當前所在的位置》每日微信摘要

杜甫的緋魚袋

2019-7-3 15:28:35 來源:意林雜志 作者:張煒 點擊:2387

郭沫若先生說到李白與杜甫,對李白非常偏愛。李白是一個浪漫主義者,深刻地影響了中國一代又一代詩人,包括郭沫若先生自己。所以他在《李白與杜甫》中,寫到李白的時候就常常表現出許多寬容和諒解——雖然也表達了一定程度的痛心,但基本上是推崇和贊揚的。而對杜甫就不是這樣,有時算得上是苛刻。

  其實杜甫和李白在許多時候是十分相似的。我們常常講李白是一個浪漫主義詩人,杜甫是一個現實主義詩人,因為二者在性格、在做人方面色彩迥異,他們寫出的詩章也必然有一些審美差異,人生目標也不盡相同。可他們都是杰出的詩人,生活在同一個時代,一些言行也相差不遠。杜甫在推薦自己的時候,同樣用詞大膽而潑辣,很有自吹自擂的銳氣。還有喝酒,一般都知道李白是一個酒徒,極度嗜酒,卻對杜甫的能飲視而不見。

  李白二次進京以后受到了皇帝的厚待,與權貴多有交往,并且一生都視這段經歷為最大的榮耀。杜甫有過之而無不及,比如年老的時候,正趕上好朋友嚴武做了四川的最高長官,對方出于對杜甫的憐惜和敬重,就給皇帝上了一個表。結果杜甫得到了一個相當于六品的虛職,這就是后來人們常說的那個“杜工部”。

  從此杜甫有了一個表明職級的“緋魚袋”,一直掛在身上。這個袋子給杜甫添加了許多榮譽和不便。他和一些年輕人同在嚴武的幕府中,因為披掛這個袋子,惹得年輕人嗤笑,最后弄得極不愉快。他在《莫相疑行》中寫道:“晚將末契托年少,當面輸心背面笑”,指的可能就是這段經歷。

  杜甫到了身體極度衰弱的晚年,終于把這個緋魚袋從身上解下來。在死亡的威逼之下,他已經顧不得那么多了。

  (劉振摘自《新民晚報》2017年9月14日)

幸运28计划精准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