淑女王冠
您當前所在的位置》意林雜志 > 意林 > 2014年5月上 總第238期 > 湘人榜

異寵族:我們愛怪物

文 胡雅君
  有人花幾萬塊從美洲、澳大利亞買羊駝;有人在知乎網長篇大論養章魚的竅門;還有人在論壇發不同種類蟑螂的“美圖”,想糾正大家對蟑螂的偏見……
  蜘蛛,玩毒蟲的入門
  選擇“我剛被咬了。”和馬菁菁見面時,這個生于1986年、做護士的女生伸手給我看她左手小拇指上一個針眼大的紅點。*咬她的是她養了一年的寵物:一種原產于智利雨林和草原,渾身布滿暗紅色絨毛因此得名“紅玫瑰”的蜘蛛。
  她評價“紅玫瑰”是典型的懶人寵物,適合忙碌的都市人,即使你不管它,它也能活半年。養了蜘蛛以后,有天她在家發現一只蟑螂,第一反應居然是興奮。她當下把蟑螂抓住喂了蜘蛛。蚊蟲多的夏天,她在家里看到蒼蠅、小甲蟲,都是直接拍死,送給蜘蛛當食物。
  養蜘蛛的另一個好處是便宜。馬菁菁算過一筆賬,養一年,花費也不過幾十塊錢。平日,她會把蜘蛛從罐子里拿出來,放到手上玩一玩、摸一摸,拍個照發微博,或錄個微視,發到微信朋友圈。但即使是這種時候,她和她的寵物也談不上什么互動,因為趴在人手上的蜘蛛很少動,還有可能咬人。
  養它的樂趣到底在哪兒呢?“有時候,我覺得一個人挺沒意思的。不管蜘蛛跟人有沒有互動,每天也是個伴。它讓我覺得自己不是一個人,除了我,還有別的活物在家里。”
  野性,爬行動物的獨特魅力
  如果說馬菁菁是異寵族里的“新人”,玩了8年爬行類異寵的劉小奇就算是資深玩家了。
  30歲的他養過蛇、蜘蛛、變色龍、蝎子……而蜥蜴是他的最愛。在他的辦公室里,就擺著一個養蜥蜴的大實木箱子。透過箱子上裝的玻璃拉門,你能看到里面趴著一只頭尾花紋紅白相間的鬃獅蜥。它的身體長度和一張A4紙差不多。
  他承認最初養這些爬行類寵物,多少是懷著想和別人不一樣的心思,“別人知道你養這個,都會覺得你挺特別”,后來則更多的是喜歡這些動物身上的自然野性。
  “有些人養這些東西,喜歡上手摸,喜歡玩,但其實這樣對它和對你都不好,它會受到驚嚇,你可能會被它攻擊。養蜥蜴、蛇、蜘蛛的感覺,和養花花草草應該是一樣的,主要用來觀賞,而不是互動。”
  造景,異寵族的最高追求
  玩異寵的最高境界是“造景”,給寵物建一個仿真原生態的環境。
  但這種玩法花費甚高,模擬降雨的自動噴淋系統,模擬白天、夜晚效果的燈光系統,往往花費都上千,稀有花草一株就要幾百元。周德聰是1979年出生的廣州商人,他從2009年開始養金粉“日行守宮”--一種原產于馬達加斯加、在日間活動覓食的壁虎。他的一公一母兩只“日行守宮”是花3000元購自一個玩家之手。買回家后他就開始琢磨怎么給它們復原一個小型原生環境。“一不小心就入了造景這個萬年大坑。”
  他造景的主要器材都從國外買。“缸體、噴淋系統用的都是進口的,還買了各種蕨類植物、稀有蘭花,一株大拇指大小的蘭花就要幾百塊。”一個缸全部布置完,他花了一萬多塊。
  事實證明,好環境對“日行守宮”成長影響明顯。周德聰的一對壁虎在之前的主人手里養了兩年多也沒有繁殖,到他手里,養了四五個月就有了寶寶。
  家里人起初覺得他有神經病,用這么敗家的方式養“蟲子”。周德聰開始想辦法以玩養玩,在2010年,原先做設計的他轉行開了個給異寵玩家提供造景服務和器材的公司。
  如今,他賣得最貴的一個缸價格近八萬。“是我設計的一個一米高的樣板缸,里面本來打算養箭毒蛙,但對方老板看中的是我布置的那個環境,他要求缸里什么爬蟲都不放,只種奇花異草。”這故事雖然像買櫝還珠,有點好笑,但也說明從一只奇特的動物出發,能使人接觸到多么超乎想象的生態世界,這個世界的誘惑力有多大。
  (樂樂摘自新浪網)
幸运28计划精准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