淑女王冠
您當前所在的位置》意林雜志 > 意林 > 2014年5月上 總第238期 > 生命頌

用在一時

文 〔新西蘭〕彼得·托馬斯 譯/孫開元
  三年前的一天,奧克蘭市陽光燦爛,我和妻子帶著兩個孩子去當地溫泉浴場游泳。我正在買票,一個小伙子跑了進來,上氣不接下氣。“有個4歲的孩子,”他驚慌失措地說,“他溺水了,要死了!快叫救護車!”
  我轉過身朝泳池跑了過去,那里圍了一群人,家長們把嚇壞的孩子們都領到了一旁。慌亂的人群中央躺著一個癱軟的小男孩,沒有生機,他的爸爸跪在他的頭前,發瘋般地喊著他的名字,旁邊站著個年輕的救生員。孩子的媽媽急得坐立不安,她的朋友安慰著她。孩子的嘴唇和手腳開始呈現出青紫色,人們無奈地看著。我不是醫生,但懂得一些救護知識。
  “氣管,應該檢查一下是否干凈,孩子剛才干什么了?”我喊道。人群里有人說了句:“他剛才在吃香腸。”
  我掰開孩子的嘴,看到他的嗓子里還露著香腸頭。我伸進手指,把它拔了出來。
  “你們剛才怎么救的他?”我問。
  “我們給他做了心肺復蘇和人工呼吸……”我知道,他們那樣做只能讓更多的食物涌進孩子的氣管,現在等救護車已經來不及了。
  “現在必須清理孩子的呼吸道,你會不會用膈下腹部沖擊法?”
  救生員沒說話就把孩子背向抱到胸前,雙手連續敲擊了幾下他的上腹部。他把孩子放在了地上,我再次檢查了一下他的口腔。隨著我從他的嘴里掏出了又一截香腸,孩子的身子輕輕抽搐了一下,然后嘔吐起來。看到孩子的身體有了些反應,我緩了口氣,但是孩子的身體仍然在變紫,沒有生命體征。
  救生員又往孩子的嘴里深深吹了口氣,但是他的小胸膛還是沒有鼓起來,現在男孩的身子已經變成深青色,我看到他的媽媽坐在地上失控地大哭起來。
  “你們一定要救活我的兒子。”孩子的爸爸看著救生員和我,央求著。“是的。”我回答,但是我心里沒底,我從沒遇到過這樣嚴重的情況。
  “心肺復蘇術做了?”我問。
  “是的,我們試了幾次,”救生員回答,“但是我不能再做了。”
  “現在你做這個才真能救他的命。”我說。
  救生員看起來很疲憊,但還是開始又做一次心肺復蘇。這次,男孩的肺鼓了起來,真不容易!救生員反復給孩子做胸部按壓和人工呼吸,沒有停下來,我測試著孩子的脈搏,觀察著他的生命體征。
  就這樣,仿佛過了漫長的一生時間,小男孩深深地吸了口氣,我在他的脖子上摸到了一下脈動。
  “停止!”我喊道。孩子的媽媽和爸爸盯著我。他們肯定是認為我們停止了努力,要宣布他們的孩子已經死亡。“他現在有了一點兒呼吸。”我解釋說。孩子的胸脯起伏很小,但是當我把他的手放在孩子的脖子上時,孩子的爸爸終于露出了一絲笑意。又過了一會兒,孩子的眼睛睜開了,他的喉嚨動了動,下巴還很緊。最后一截香腸帶著一些血絲被掏了出來,孩子還吐了幾口液體,然后是粗重的一下深深的喘息。
  “我想回家。”孩子聲音微弱地說,接著哭了起來。我們盼望了這么久,終于聽到了這四個字。
  我曾經接受過10年的救生訓練,只有這次真正派上了用場,但一次就值了。
  (秋刀魚摘自新浪博客)
幸运28计划精准版 瑞士五分彩在线计划 双色球规律杀凤尾 彩经网北京11选5 中国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 正版棋牌游戏下载 幸运农场开奖号码查询 股票行情大盘走势601168 怎样看七乐彩走势图 像素风我的世界的手游赚钱 极速十一选五龙虎技巧 挖矿机赚钱系统是真的吗 山西11选5一定牛